您所在的位置:金改>正文

强监管下活着最重要 信托公司暂停新增通道业务

聚行业--金改 东方财富网   作者: 东方财富网  2018-01-13 02:38

金改-全文略读:行业数据则显示,截至2017年上半年,资金信托依旧主要投向基础产业、房地产、证券市场、金融机构和工商企业等五大领域,其中投向基础产业占比15.8%;投向房地产1.77万亿,占比9.0%。网红经济学家任泽平在其研报中则指出,信托规模的飞跃式发展得益于...

大中小摘要在未来的发展中,信托一定要认清当前的形势。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规模缩量、业态重构、整顿等带来的阵痛在所难免,要有觉悟与准备。在严监管的环境下,谨慎合规、不出意外地活下来比什么都重要。

 

 在未来的发展中,信托一定要认清当前的形势。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规模缩量、业态重构、整顿等带来的阵痛在所难免,要有觉悟与准备。在严监管的环境下,谨慎合规、不出意外地活下来比什么都重要。

 

 联讯证券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对目前信托行业这段总结,无疑契合了不少信托从业人士的心境。

 

 “1月1日开始,我们已经暂停了通道业务。”长三角地区一家信托公司的从业人士如此告诉华夏新财富君。

 

 事实上暂停通道业务的信托公司并非个例。“虽然有的明确发函暂停,有的没有发函,但是我们在内部交流的时候,不少人都说已经暂停了这块业务。”这位人士如此表示。

 

 不仅如此,他还告诉华夏新财富君,目前合规已经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业务人员可以不做项目,但是绝对不能违反监管政策,政策红线绝对不能碰。”他如此表示。

 

 目前,业务人员都在观望,本来大家以为2017年是监管大年,但是现在看来,2017年只是序曲,2018年监管更加严格,而且不知道会不会有更加严格的2019年在等着。

 

 另一位信托行业人士则表示,由于监管政策的收紧,可做的项目越来越少了,这种情况下,曾经依靠项目奖金成为金融行业高富帅的信托行业,所谓的天价薪酬很有可能面临下降。

 

 暂停新增通道业务

 

 强监管态势之下,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2017年12月26日,行业龙头中信信托率先递交《自律承诺函》之后,又有小伙伴跟进了。近日有媒体报道,一家华东地区信托公司下发了《关于暂停通道类业务的通知》,暂停了通道类业务。

 

 通知明确表示,在防范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去杠杆、去通道”等政策背景下,结合银监会下发的《关于规范银信类业务的通知》(下称“55号文”),经公司办公会讨论决定,即日起暂停各业务部门通道类业务申报和受理。

 

 而这在很多信托行业人士看来,完全是意料之中,正如前述长三角地区信托人士所言,有些机构发函了,有些机构没有发函,也已经停止了新增通道业务。但是,无论何种操作路径,他们无疑是感受到了监管风向的变化和监管层去通道的决心。

 

 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发布后,2017年12月22日,银监会下发55号文,对银信类,特别是银信通道业务予以规范,明确将银行表内外资金和收益权同时纳入银信类业务的定义。要求信托公司,不得接受委托银行直接或间接的担保,不得签订抽屉协议,不得为规避监管规定行为提供通道服务,被业界称为“三不得”。

 

 随后的12月25日,监管机构相关人士公开表示,11月末行业信托资产规模突破25万亿,信托业增速过快。上述人士表示,2018年整顿信托业是银监会的工作重点,压力空前大。

 

 紧接着,作为信托业协会会长单位的中信信托向银监会信托部及北京银监局递交了《自律承诺函》,承诺在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坚持稳中求进总基调前提下,2018年公司银信通道业务规模只减不增。同时,将积极与存量银信通道业务合作方沟通,争取提前终止部分业务。

 

 当时,业界就纷纷判断,不难看出,中信信托的表态是为了响应2017年12月22日银监会下发的《关于规范银信类业务的通知》,中信的表态只是开始,随后肯定会有机构跟进。

 

 现在看来,虽然公开发函跟进的信托公司并不多,但实际上内部确定不再新增通道业务的信托公司并不在少数。

 

 李奇霖则表示,有些说法,虽然以前的监管文件中也有表示,但是他认为在现有形势下,监管层这次的力度与决心要远超我们的想象。

 

 严监管下,去通道逐渐成为业界共识的背景下,狂飙发展的通道业务增速放慢,甚至出现负增长不可避免。

 

 不过,由于通道类信托业务,主要指委托人交付资金或财产给信托公司,指令信托公司为完成信托目的,从事事务性管理的信托业务的所谓事务性信托,一般收费较低。虽然其在信托业务总规模占有较大比例,但去通道对信托行业的营收影响不是太大。海通证券研报指出,2016年末,信托业实现经营收入1116.24亿元。如果全面禁止通道与嵌套,预计信托收入影响在100亿元,约占目前信托总收入的10%。

 

 项目减少

 

 去通道之外,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还警示在防控金融风险的同时,强调要切实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55号文明令禁止银行通过信托将资金违规投向房地产、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股票市场、产能过剩等限制或禁止领域。

 

 但是从信托业资金投向来看,这两个领域确实是其项目的具体领域。主动管理业务占比第一的杭州信托,其资产分布结构中,房地产领域甚至占到了将近70%。

 

 行业数据则显示,截至2017年上半年,资金信托依旧主要投向基础产业、房地产、证券市场、金融机构和工商企业等五大领域,其中投向基础产业占比15.8%;投向房地产1.77万亿,占比9.0%。

 

 网红经济学家任泽平在其研报中则指出,信托规模的飞跃式发展得益于“银信合作”模式,通道业务绕过监管,为房地产和基建项目融资。

 

 但是,受流动性收紧和监管增强的影响,信托公司的募资难度也在增加,有信托经理同时操作四五个地产项目,但是每一个都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募资难题。

 

 前述长三角信托行业人士则告诉华夏新财富君,从2017年开始监管对房地产和政府融资平台业务处于不支持和打压状态。对政府融资平台进行名单化管理,给出指导性意见。一开始是名单上有的平台各种业务都可以做,后来规定哪些业务可以做,哪些业务不可以做。政府融资性项目就会变得越来越难做。

 

 比如PPP业务是政府鼓励的,只要入库的项目都可以做,后来要求对入库的项目进行进一步筛选,再后来严禁地方融资业务中,地方行为与公司行为挂钩。

 

 “总之就是合规的项目越来越少,处理方式是观望,业务人员宁可不做业务,也不能违反监管红线,一定要做到政策合规。”前述信托行业人士如此表示。

 

84
标签: